臺灣戰略研究學會 Taiwan Strategy Research Association 臺灣國際戰略研究中心
Taiwa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rategic Studies, TCISS

當前金門的戰略地位:從邊緣向核心轉變的探討

 

 

本文發表於 10/05 金門「金門戰略角色:過去、現在、未來」研討會

 

 

壹、前言

 

金門縣政府網頁上對於金門的歷史源流,有下列的一段敘述¹:

 

金門之名始於明洪武年間,築城建垣於此,內捍漳廈,外制台澎,有 「固若金湯、雄鎮海門」之勢,因名之為「金門」。明末鄭成功反清復明,義起金門,並東渡台灣驅荷復台。國軍進駐後,先後歷經「古寧頭」、「大二膽」等戰役之洗禮,金門成為保障台海安定之自由長城。

 

從地理位置上看,金門位於九龍江口,與廈門灣遙遙相望,距離中國管轄的角嶼僅1.8公里,距離台灣本島卻有210公里遠,金門島群包含大、小金門在內的12個島嶼,面積約150平方公里。由於特殊的地理環境與兩岸分立分治的政治現實,造就了金門獨特的戰略地位與價值。解放軍將領劉亞洲曾如此形容金門的戰略地位²:

 

金門的戰略地位太重要了。它位於大陸邊緣,北與馬祖毗連,構成兩棲性的邊緣地帶。金門是台灣的橋頭堡。蔣介石說:「無金門便無台、澎;有台灣便有大陸。」歷史上鄭成功、施琅攻取台灣,都以金、廈為出發地。金門在敵(作者按:指台灣)手中,進可封鎖內陸,退可屏障台灣。金門若在我(作者按:指中國)手中,台灣海峽的交通線便面臨極大威脅。台灣頓失前敵,大軍渡海,朝發夕至。就是到今天,欲解決台灣問題。仍首先要解決金門問題。

 

在冷戰時期,尤其是在兩岸軍事衝突的1950-1970年代,金門不僅是兩岸關係的核心,甚至是東亞地區的冷戰議題核心之一。此一時期,美國、中國與台灣的三邊關係,以及國共內戰的國際化,塑造了金門的戰略地位與發展方式,歷經了「臨時軍事化」(1949-1956)、「戰地政務」(1956-1960,但戰地政務施行至1992年)、「三民主義模範縣」(1960-1968)及「戰鬥村/地下金門」(第一階段:1968-1979,第二階段:1979-1992)等不同性質的軍事化階段;此種週而復始的軍事化歷程,對金門的景觀、居民與未來發展,都造成了影響。³ 學者將這些影響歸納為「土地的禁錮」、「政治的禁錮」、「思想的禁錮」與「人權的禁錮」等四種禁錮。⁴ 隨著政府於1987年宣布台灣、澎湖解除戒嚴,金門及馬祖於1992年11月7日解除長達36年的戰地政務,⁵ 使金門的歷史步入另一個新的階段,重新賦予其不同的戰略地位與價值。

 

 

 

貳、雙重邊緣化與地理邊界化下的金門

 

1992年金門解除戰地政務,1993年兩岸兩會負責人(台灣: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中國:海協會會長汪道涵)於新加坡舉行歷史性的「辜汪會談」,並簽署「兩岸公證書使用查證協議」等四項事務性協議,象徵兩岸建立政府授權的談判協商機制,兩岸關係正式進入交流協商階段。⁶ 雖然,前言提到金門在冷戰時期的核心戰略地位,但一方面戒嚴時期實行的戰地政務,是讓人們關注到金門地緣政治意義的手段之一,另一方面也在於強調金門在軍事邊界及意識形態邊界上的位置;金門人在1960年代相信他們是國際事務的核心,但隨著中華民國政府於1970年代迅速地被國際社會邊緣化(作者按:如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美國與我斷交,以及隨此二者而來的斷交潮),金門逐漸承受台灣在國際社會被邊緣化,以及被台灣邊緣化的雙重邊緣化,此種被雙重邊緣化的感受及與其對抗的意念,已成為金門人認同的一部分。⁷

 

除了心理認同上所感受的被雙重邊緣化外,金門做為冷戰時期的最前線與「冷戰島」,形同台灣與中國對峙下的邊境地區。學者綜整相關的研究,認為邊境地區具有「雙重邊陲」的特性:在地理位置上屬於邊陲地帶,對於政府、產業及人民而言,傳統上也被視為社會經濟上的邊陲,加上邊境政治的特性,形成與國家其他區域不同,極具挑戰的情境;另外,由於邊境地區處於國家交通與通訊網絡的邊緣地帶,在公路網、大眾運輸、通訊系統、基礎建設等項目的開發,通常落後於其他地區,也不被政府所重視,在許多公共政策制定的過程中,邊境居民的需求往往被置而不問;而有些邊境地區的居民被允許來往於兩邊之間,從事購物、探親、訪友、工作、就學等活動,進而衍生出跨境交通的問題。⁸

 

近日發生兩件與金門有關的事件,適足以說明這種心理上的雙重邊緣化與地理邊境化之情形。其一是今年8月份的金門通水事件,政府因日前中國打壓台中舉辦的2019年東亞青年運動會,要求金門縣政府以大局為重,暫緩舉行通水典禮,但縣府表示「鄉親權益優先,民生建設第一」,且僅為單純的送水與接水儀式,不能失信於對岸,堅持如期於8月5日舉行通水儀式,還酸中央「哪有先洞房再舉辦婚禮的道理」,縣長陳福海在儀式中還進一步拋出「通水、通電、通橋」的「新三通」議題,引發震撼。⁹ 其二是今年適逢「八二三炮戰」六十週年,民進黨副秘書長徐佳青失言:「八二三難道是民進黨在跟共產黨打仗嗎?八二三不就是共產黨跟國民黨打仗嗎?」引起各界批評;¹⁰ 而由於正副元首都未至金門出席紀念活動,前副總統呂秀蓮於今年8月份走訪金門後的記者會上,對此表示:「台灣太無情、太冷漠了,如果沒有金門,台灣會有今天嗎?」、「如果金門人對中央政府失落甚至反向,台灣要怎麼辦?」深切表達對於政府忽視金、馬的憂心。¹¹

 

 

 

參、重回核心:兩岸關係架構下金門戰略地位的轉變

 

大多數的研究都是在兩岸關係的架構下來探討金門的戰略地位。的確,隨著兩岸交流互動日益頻繁,金門位居連接台灣與中國的樞紐地位,又再度吸引世人的眼光,出現重新回到核心的契機。兩岸關係架構下的金門戰略地位轉變,大致可以區分為政治、軍事、經濟三個面向來探討:

 

政治面向:

 

兩岸正式交流互動的起始點可推至1990年9月為解決遣返偷渡犯問題,由兩岸紅十字會簽署的「金門協議」。之後歷經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到現在的蔡英文等四位總統,因每位領導者個人理念與大陸政策的變動,兩岸的政治關係也隨之起伏跌宕。但是,兩岸從過去的「漢賊不兩立」,到後來的「政府冷,民間熱」,再進展到政府與人民相互交流,而金門也從以往「交火」的前線戰地蛻變為今日「交流」的前沿門戶,確屬不易。金門過去作為軍事衝突及政治對峙狀態下的政治實驗區(即「戰地政務」、「三民主義模範縣」),今日藉由其特殊的發展歷史及地理特性,也有可能成為兩岸政治協商的中介區。¹²

金門地方人士近年曾公開提議比照當年「先小三通、再大三通」的模式,將金門建設成為兩岸的「和平實驗區」,作為兩岸洽簽和平協議前的試點區,建議中央政府在各種交流層面上賦予金門較大的彈性與適當的授權,並啟動制定「海峽兩岸和平發展金門實驗區條例」,期望金門能在推動和平發展的過程中,以突破性的做法來扮演突破性的角色。¹³

 

二、軍事面向:

 

兩岸在軍事方面迄今仍處於敵對狀態,中國始終不承諾放棄對台動武,我國也一直將對岸視為最主要的假想敵,雙方在軍事上既無交流,更乏互信,建立「兩岸軍事互信機制」也長期停頓於學術討論或政治人物偶爾的政策宣示,至今未能跨出實質的第一步。金門做為昔日的軍事最前線及遭受戰火洗禮之地,與其他地區相較,更能體會戰爭的無情,也更渴望和平。有研究認為,金、廈作為兩岸之間的溝通渠道,前者屬於中華民國福建省,後者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福建省,兩地同屬一省,對於「一中」問題的爭議色彩較淡;從大環境論,金門長期備戰旨在預防戰爭發生,而非為了作戰,台海以往的「軍事熱點」變為「和平大道」,金門不無可能成為一個「和平廣場」;從小環境論,「戰地觀光」也取代了「反攻前哨」,「金廈生活圈」已然成為金門發展政策的重要選項。¹⁴

 

施明德早於1994年即提出「金馬撤軍論」,但當時遭到李登輝政府的極力反對,更引發國、民兩黨一陣撻伐;然而時至今日,金門守軍僅剩數千人的警備兵力,加上金廈交流密切,金門已經是一座非軍事化的和平島。¹⁵ 因此,兩岸是否可以思考,將金、廈作為兩岸建立「軍事互信機制」或「軍事安全互信機制」的試點區,逐步採取設立雙方駐軍指揮官間的熱線、軍事人員交流互訪、部隊調動及演習的事先通知、劃定非軍事區等作為,以驗證兩岸未來建立互信機制,採取相關作為的可行性。

 

三、經濟方面:

 

兩岸交流係採取「先經後政」、「先易後難」的原則,政治方面的情形已如前述,而兩岸在經濟方面的交流互動從1990年代開始,迄今已十分密切頻繁,甚至有「過熱」的現象。雖然,自李登輝時期起,政府即推出「南向政策」,歷經陳水扁及馬英九的持續執行,到目前蔡英文政府力推的「新南向政策」,希望以政策轉移台商投資貿易的重點區域,分散風險,但成效有限。中國從2005年起即成為我國最大的貿易夥伴,此一排名迄今未變,¹⁶ 僅今年1至7月,台灣對中國的貿易總額即高達852.1億美元,佔我國對外貿易總額23.9%,¹⁷ 其比重再度創下歷史新高。

金、廈「小三通」於2001年元旦正式實施,開啟兩岸人員直接往來之先河。此一政策使以往經濟發展依附於台灣的金門,多了一個向中國發展的選擇機會,而金、廈間的「小三通」也成為現階段發展兩岸關係最直接的著力點,這些年來在推動過程中累積的協商經驗,皆可以用於未來相關政策擴大與放寬之參考,更可作為兩岸關係和諧發展的借鏡。¹⁸ 而在兩岸於2010年簽署「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前,即有研究建議政府應當運用金門在兩岸間的特殊樞紐地位,在「人流」與「錢流」方面適度鬆綁,引進產業投資,發展服務業,不僅有助於金門地方產業發展,也可建構金門發展「兩岸經濟自由區域」的良好投資環境,作為兩岸經貿正常化的先行示範區域。¹⁹

 

兩岸簽署ECFA時,政府估計可為我國帶來之經濟效益包括:國內生產毛額(GDP)增加1.65%~1.72%(2,265~2,361億元新台幣),產值增加2,75%~2.83%(8,976~9,245億元新台幣),就業人數增加2.5%~2.6%(25.7~26.3萬人)。²⁰ 之後由於「太陽花學運」發生,引發國人對於ECFA開放市場,可能造成台灣產業空洞化,失業情形更形惡化等疑慮,導致後續的「服貿協議」與「貨貿協議」卡關,政策未能繼續完整推動。因此,由金門作為ECFA後續完整推動的試點區,用以驗證實施過程中的利弊得失,作為政府是否完成「服貿協議」與「貨貿協議」的簽署及實施,亦不失為可行之選項。

 

 

 

肆、新核心:台灣和平中立構想下的金門戰略地位探索(代結語)

探討金門當前的戰略地位,兩岸關係是一個但並非唯一的架構選項,應當要有更為突破既有窠臼的思維,和平中立的構想即為其一。學者曾綜整各方觀點,將台灣未來發展的方向歸納為「中國統一論」(如中國的統一論述、我國憲法的終極統一論等)、「統一後是一國兩制或一國一制」(如一國一制、一國兩制、邦聯論、一國兩區等)、「採一國一制以後會有什麼變化」(如廢除現有法律制度及政黨政治、中央及地方領導人由中共指定、土地國有等)、「建立新台灣」(如台灣地位未定論、台灣建國論等)、「台灣應維持現狀」(維持現在政府統治現狀;馬英九的不統、不獨、不武;兩個中國論等)、「拋棄統獨爭論,推動台灣中立化」等六種論點。²¹ 這些論點中,前四者都無法跳脫傳統的統獨爭議,而「維持現狀」看似最為穩妥,爭議性也較低,但實際上亦非長治久安之道;反觀拋棄統獨論點的和平中立卻有可能為台灣未來提供一條安全及安定的道路。

 

目前,國際間公認的中立國包括瑞典、瑞士、奧地利、列支敦斯登、芬蘭、土庫曼等國;而蒙古領導人於2015年9月在聯合國大會宣布將實施永久中立政策,期望成為永久中立國,並於2016年初制定「蒙古國永久中立法」,確立以法律形式正式實施永久中立政策。²² 另外,近期一份南韓官方的外交解密檔案,指出已故北韓領導人金日成曾於1987年,曾透過蘇俄領導人戈巴契夫,向美國遞交兩韓和平統一,成立中立聯邦國的提案。²³ 顯示永久中立國是國家在國際間尋求定位的主要政策選項之一。

 

「永久中立」不同於「戰時中立」,也不是「中立主義」,而永久中立國亦非僅是採取中立政策的國家,它連結到國際法上的權利義務關係,一般應具備兩個構成要素:第一是永久中立國依據各國透過法律所締結之永久中立條約,宣告不發動戰爭,也不參加他國間的戰爭,永久維持中立狀態;第二是其他國家尊重並協議保障永久中立國的獨立。²⁴ 另外,所謂「中立化」的概念,是指透過條約保證或領導人對外宣示國家的獨立與領土完整,並自我約束不參加軍事同盟、不從事敵對行為,以及維持與各交戰國之間的友誼關係;其目的在於保護大國之間的地區或小國,以維持大國間的均勢,並在大國之間保留一個緩衝地帶;通常必須由該國的領導人提出意願,再獲得周邊國家的認可,或由周邊的大國集體之意思而形成。²⁵

 

近年來積極推動台灣「和平中立」的前副總統呂秀蓮,曾詳細闡述其理念,認為台灣地處海洋與大陸勢力交匯之處,戰略地位十分重要,應該成為永久中立國,維持國家主權獨立、國防自主、民主憲政與自由經濟,與各國等距外交及平等互惠往來,戰時不介入戰爭,不選邊站;強調台灣一但成為永久中立國,可以消除兩岸緊張關係,成為美日與中國之間的緩衝地帶,不必擔心因台灣問題而與中國發生衝突或台灣傾向中國,將有助於東亞區域和平;並指出台灣目前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無須再去爭取獨立,徒增紛擾,而「和平、中立、保台灣」就是實踐國際正義與讓台灣成為「正常化國家」的做法。²⁶

 

前海基會副董事長張俊宏則提出「一國一制,中道百合」及「大統、非獨、廢武」的理念,認為中國應實施台灣式的民主(即一國一制),達到兩岸「真正的統一」,並將兩岸三通的格局擴大為「兩岸無界」(即百合,百向合作),而金、馬可以轉變為「兩岸和平中心」,成為空港與海港零關稅的自由貿易區;兩岸應效法歐洲,共同加入「大統」的行列,而台灣則向世界宣布永久中立,解除軍備,展示「非武化」的台灣,才是貫徹和平民主,更進一步的國防。²⁷

 

金門距中國近,而距台灣遠,在兩岸軍事衝突時期,與馬祖共同構成對抗中國的「虛擬海上防禦線」,政府於1993年開放台灣旅客自由進出金門旅遊貿易,使島嶼東邊邊界開放,2001年實施的「小三通」又開放了島嶼的西邊邊界,往昔的「虛擬海上防禦線」已然瓦解,讓金門成為兩岸交流的實驗區。²⁸ 因此,如同在兩岸架構下金門的戰略地位轉變,金門在和平中立構想下也可以扮演重要的中介角色。政府應該思索如何使金門成為台灣「和平中立」的試點區,包含成立自由貿易區、劃定非軍事區、建立局部的軍事安全互信機制等,都是可以嘗試的做法。透過金門的實驗經驗與成果,可以讓中國體認到以優勢國力迫使台灣接受「和平統一」,或是採取最下策的「武力統一」,都是「以力假仁」的「霸道」途徑,而非「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的「王道」。以「霸道」手段統一台灣,非但不能成就中國領導人的歷史功業,反而是讓中國從此懷抱著一顆不定時炸彈,成為國家動亂的隱憂。

 

台灣內部長期處於統獨(藍綠)的惡鬥,內耗不止,國力大傷。許多人一再糾結於國家定位認同(中華民國或台灣)的爭論中,繞不出去,徒然造成社會的分裂與不安。一份對台灣大學生的調查研究指出,年輕人在與中國學生來往的經驗中,對於自我建構台灣認同的指標並非是政治因素,也無涉統獨或藍綠,有時只是單純認為「我屬於台灣人」,是出於「生於斯,長於斯」,一種對土地認同的情感使然。²⁹ 這種對於土地認同的情感,正是追求台灣「和平中立」的心理根源,也是生長在這塊土地上絕大多數人民心中的最大公約數,故追求台灣成為永久中立國亦是確保兩岸和平發展,共存共榮的「王道」。而金門基於歷史、地理與情感等因素,更應積極探索自我的戰略地位,成為台灣「和平中立」構想下的新核心。

 

 

 

本文註釋:

 

 

1. 金門縣政府,「認識金門」,引自金門縣政府網站,https://www.kinmen.gov.tw/cp.aspx?n=B602E31F7317F1AA,(檢索日期:2018年9月18日)。

 

2. 劉亞洲,「金門戰役檢討」,內部發行,2001年1月,頁3。

 

3. 宋怡明(Michael Szonyi),「前線島嶼:冷戰下的金門」,黃煜文、陳湘陽譯(台北:國立台灣大學出版中心,2016年7月),頁310-318、326、表14-1。

 

4. 有關四項禁錮的詳細內容,請參見李福井,「金門冷戰的歷史及其影響」,台灣社會研究季刊,第81期,2011年3月,頁341-351。

 

5. 黃如萍,「莫忘來時路:11月7日金馬脫下戰袍」,2014年11月7日,引自中時電子報網站,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1107000888-260109,(檢索日期:2018年9月18日)。

 

6. 趙建民主編,「大陸研究與兩岸關係」(台北:晶典文化出版,2005年),頁228-249。

 

7. 宋怡明(Michael Szonyi),「前線島嶼:冷戰下的金門」,頁326,327。

 

8. 張梨慧,「全球化下衝突邊界的觀光規劃:以金門為例」,城市與設計學報,第[四]二十期,2008年9月,頁135。

 

9. 黃慧敏,「金門通水儀式登場,陳福海拋出新三通議題」,2018年8月5日,引自中央通訊社網站,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808050012-1.aspx;「我方淡化金門通水反制中國,傳國台辦要大反擊」,2018年8月3日,引自自由時報網站,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507911;陳靜宜,「不甩中央!金門縣府:『通水』儀式如期舉辦」,2018年7月29日,引自TVBS新聞網站,https://news.tvbs.com.tw/life/963934,(檢索日期:2018年9月19日)。

 

10. 鍾泓良,「徐佳青講823,丁守中轟失言:對國軍保家衛國歷史斷章取義」,2018年8月28日,引自自由時報網站,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533291,(檢索日期:2018年9月19日)。

 

11. 蘇芳禾,「小英缺席金門八二三活動,呂秀蓮要總統府說明」,2018年8月24日,引自自由時報網站,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529598,(檢索日期:2018年9月19日)

 

12. 劉宗勇,「兩岸關係演變中金門戰略價值變遷之研究」,國立政治大學社會科學院行政管理碩士學程碩士論文,2011年6月,頁113。

 

13. 周以順,「從金門大捷發想台海和平突破點」,引自中華民國金門旅台公共事務協進會編,「金門公共事務專題座談會紀錄專刊第5輯」(台北:中華民國金門旅台公共事務協進會,2015年11月8日),頁30-32。

 

14. 劉宗勇,「兩岸關係演變中金門戰略價值變遷之研究」,頁55,56。

 

15. 「社論:金門鋼刀、兩岸情、中國夢」,2015年2月7日,引自中時電子報網站,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50207000885-260109,(檢索日期:2018年9月19日)。

 

16. 有關兩岸貿易排名資料,引自經濟部國際貿易局,「中華民國進出口貿易國家(地區)名次 表」,中華民國進出口貿易統計網站,https://cus93.trade.gov.tw/FSC3040F/FSC3040F,(檢索日期:2018年9月20日)。

 

17. 有關兩岸貿易統計資料,引自大陸委員會,「兩岸經濟交流統計速報,2018年7月」,大陸委員會網站,https://www.mac.gov.tw/News_Content.aspx?n=050986896173B482&sms=0B3EFBF9259DFAA8&s=657B48A87B467984,(檢索日期:2018年9月20日)

 

18. 林恉顓,「金門在兩岸關係中存在意義:小三通的觀察」,佛光大學政治學系碩士論文,2013年,頁95,96。

 

19. 蔡志良,「兩岸經貿正常化之先行示範區域:金門發展成為『兩岸經濟自由區域』之可行性評估」,台灣經濟研究月刊,第31卷第5期,2008年5月,頁80,81。

 

20. 經濟部,「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引自經濟部ECFA網站,http://www.ecfa.org.tw/ShowTotalProfit.aspx?nid=1118,(檢索日期:2018年9月20日)。

 

21. 謝瑞智,「蹺蹺板上的台灣:建立和平中立的大同世界」,(作者自行出版,2012年),頁236-263。

 

22. 張凱,「蒙古國永久中立政策地緣戰略分析」(該文章原載於公共外交季刊2016年夏季號),2016年7月29日,引自每日頭條網站,https://kknews.cc/world/al4mpv.html,(檢索日期:2018年9月21日)。

 

23. 蘇亦寧,「美軍撤離朝鮮半島,南北韓共組聯邦!南韓保存30年文件解密,金正恩阿公的『和平統一』構想」,2018年3月30日,引自雅虎奇摩新聞網站,https://tw.news.yahoo.com/100148578.html,(檢索日期:2018年9月21日)

 

24. 陳秀麗,「永久和平中立:台灣走向東方瑞士之路」,(台北:望春風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頁36-38。

 

25. 謝瑞智,「蹺蹺板上的台灣:建立和平中立的大同世界」,頁264。

 

26. 朱蒲青,「呂秀蓮『東方瑞士美麗島,和平中立保台灣』」,2014年8月13日,引自民報網站,http://www.peoplenews.tw/news/e46218be-52f6-43f2-b7fe-bfe533392955,(檢索日期:2018年9月21日)。

 

27. 「倡一國一制,張俊宏:台灣民主促兩岸統一」,2007年6月11日,引自大紀元網站,http://www.epochtimes.com/b5/7/6/11/n1740616.htm,(檢索日期:2018年9月21日);張俊宏,「和平-中立的台灣」,(台北:台灣書房出版有限公司,2011年),頁264,265。

 

28. 張梨慧,「全球化下衝突邊界的觀光規劃:以金門為例」,頁139-142、圖3。

 

29. 魏嘉妤,「台灣大學生的中國經驗及台灣認同建構:以金門大學的學生為例」



相關新聞


中國參加 TPP 成員國會議的智與謀

Wednesday, 2017年03月22日 - 助理研究員 湛忠吉
2017 年 1 月 23 日美國總統川普簽署行政命令,正式宣布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議」 (TPP),而該項決定也讓該組織內其餘 11 個成員國深感震...

大陸軍費增長 潘朵拉盒子的最佳抉擇

Wednesday, 2017年03月22日 - 中心執行長 戴振良
中共全國人大會議開幕前夕,人大發言人傅瑩 3 月 4 日表示,在今(2017)年 大陸軍費增長 7%左右。這個數字低於去年的 7.6%,也遠低於外界預期;...

薩德布署對亞太情勢可能產生的變化

Wednesday, 2017年03月22日 - 助理研究員 湛忠吉
南韓憲法法院 10 日宣布通過對朴槿惠彈劾案,這也使她成為韓國史上第一 位因遭彈劾而下台的總統,依據韓國憲法該國必須於 60 日內選出新任總統。 ...